Uncategorized

《遺失的影像》重新喚醒吶喊

朋友,你有踏足過柬埔塞嗎?有看過美麗的金邊國土嗎?有攀登過莊嚴的吳哥窟嗎?有品嘗過鮮美的高棉菜嗎?有讚嘆過端莊的柬國舞嗎?

那,你有提防過流浪的街童嗎?有穿梭過陰暗的地道嗎?有抵銷過硝槍的作用嗎?有駐足於悚然的S21嗎?有凝視過囚犯照片上的空洞表情嗎?

柬埔塞出口的電影大部分都是赤柬統治下紀錄片。《遺失的影像》也不例外,透過一個個人手雕飾的泥娃娃,旁白把當年孩提時代的經歷娓娓道來。雖然很多部分都似是旁白個人感受,或許有觀眾會質疑當中的中立性或可信性;但畫面上虛構的黏土場景緩衝了觀眾直接面對可怕場景後的恐懼,有助冷靜下來仔細思考電影想要傳達的印象。

“All animals are equal, but some are more equal than others”

正因為孩童的眼光不理解空泛的洗腦宣傳中的大原則,才能以自己的身體本能作出最準確的判斷。孩子未必明白什麼是平等,可是他知道,同一個國家的人,有分「人民」和「新人民」、不同的階級、平等的兄弟姊妹之中有”Brother number one”,而這些”more equal”的”Big brothers” 正在 “watching you”。一個沒有受過教育、如此缺乏辨別是非能力的孩子也能說出,赤柬所謂的平等根本不是平等,就知道當時的領導有多猖狂。

廉價販賣有形無實的記憶

電影中不斷重複出現著代表旁白的孩童泥人,口總是張得大大的,雙手掩耳,似時發出最深沉的吶喊,卻喊不出聲。電影的名字《遺失的影像》正好反映了各地共產黨洗腦式的宣傳把很多活生生的影響消滅。電影正是要把這些不應該被遺忘的事情流傳。可是,要是那你到金邊走一遭,赤柬的影響繼續流傳,一座座監獄、戰場遺跡對外開放,可怕的影像仍然向世界的觀眾招手。然而對於赤柬帶來的傷痛回憶只存在於歷史當中而非人民活生生的回憶;戰爭和獨裁成為金邊人民用來維生的一個工具,對於獨裁歷史的本身他們毫無痛覺,五塊十元的販賣著一隻隻他們未必看過的血肉紀錄片。矛盾的是,世界和觀眾都希望柬埔塞的電影工業應該從這個重複的題材的二次創傷中走出來,更加正面面對歷史和將來的互動,但人民本 身的記憶,已經是有形無實。這實在是世界不少國家需要思考的方向。

 

5/10 (旁白題材具感染力,特別是論無知的科學研究及電影拍攝部分;觀點角度尚欠突破)

 

文:Paul Jaune

反正戲院漆黑一片,你看不到我